一条炸鱼。

猛鱼咕咕。

【双黑/太中】对二氯苯x反氯化苯

对二氯苯x反氯化苯

双黑

练笔

大概是乙烷的续篇。

努力尝试新文风。

大概非常正经了










港口黑手党现任最高干部中原中也听说游击队昨晚抓到了叛徒太宰治,现在正在审讯室进行审讯。


中原中也一天的好心情全被“太宰治”三个字毁了。他已经整四年没听到过这个名字了。四年前他被首领派到国外管理分区,再回来的时候就只听说太宰治当了叛徒人间蒸发。他开始还以为这又是他开的什么无良玩笑,但从此就真的再也没见过这人。虽然刚开始那几天确实有点不太适应,中原中也想着“你有本事走就有本事别回来,再让我看见你我就让你尸沉东京湾”,竟也对过去的太宰治没有一点留恋,反而期待起能揍那个没出息的叛徒一顿顺便嘲讽他几句的那天了。


中原中也走到审讯室门口,对守门的部下交代了几句,说是森先生让他亲自来审太宰治,让他进去跟里面的人通报一声。部下虽然没有接到通知,但也没多怀疑,直接放了行。


他目送着对他行完礼的部下离开审讯室,刚把大门反锁好就听见了一声熟悉的还十分欠揍的嘲讽:“哟,几年没见,中也面不改色糊弄人的本事见长嘛~”回答的那个轻蔑又不屑地挤出一个鼻音:“哼,彼此彼此嘛。没想到你居然还有力气说话,你当初搞的这个什么审讯体系该加强了。”


太宰治少见地顿了一下,没接他的话。中原中也身上好像多了些什么他没见过的东西。但他很快就从那把对着自己飞过来的匕首里看出了他隐藏的那点谎言被拆穿的气急败坏的意味。至于剩下的……大概还有一点微弱的弱者身上才会有的那种孤独气味了。


即使是在隔了那么多年以后,太宰治对中原中也的一举一动依然了如指掌。但中原中也看太宰治却还是像隔了一层金蝙蝠的烟圈。明明就在眼前的东西,想来探个究竟,却总是被那种辛辣的苦气硬生生逼得退了回去。大概是他迫切想要看出点什么端倪的意愿,亦或是这种危险的气息本身,都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真不公平。


“谁让他们比中也下手轻多了嘛。”


刀尖稳稳地没入了距他颈侧动脉一厘米的墙壁里。中原中也走了过去,把它拔了出来,用刀面轻拍了两下他的脖颈。“你来这儿干什么?”以他对太宰治的了解,只要他想躲就没有人能够找得到他。而现在,他出现在他面前了。


金属的触感冰冷又危险,就像他在他们还是搭档的时候对敌人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但这只会让太宰治觉得,他迷人,漂亮得像朵盛开的罂粟花,仅仅是看得多了都会上瘾。


“如果我说是因为我想你了,想回来看看你,你会相信我吗?”


于是他在冰冷的金属贴上来的时候偏了偏头蹭了一下刀刃。匕首离开皮肤时并没生出什么异样,只是过了一会儿就逐渐有鲜红色的血珠从那道细小的几乎看不见的伤口中渗出来,还没能流下去就蒸发殆尽,留下了一串暗红色的痕迹。


疯子。


中原中也当然不会听信一个疯子的言论,只是听着他又继续说:“中也真的认为这种小东西困得住我吗?”


“什么?”


中原中也这次确确实实没有听清他到底说了什么。连一点反应时间都没给他剩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了手铐的太宰治仿佛就是在等着他刚刚向前的那几步,把他压进了墙角,没有一点多余动作 。他的身体压过来了,嘴唇也跟着压下来了。太宰治的手还垫在中原中也的后脑和粗砺的墙壁之间。


伪善得要命。


那是一个与之前所有的都不一样的吻。舌尖翻搅着舌叶,又不安分地搔刮过口腔的每一个角落,像是要重新复习一下似乎并没有忘记多少也没添什么新的东西的他的全部。中原中也暗骂自己没出息,却还是不甘心在唇舌之间的争斗上输给太宰治,于是在他单方面持续了一分半的时候也开始回应起了这个吻。它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来得深,来得激烈,像是要把对方揉碎,卷进自己的五脏六腑,随血液循环和自己融为一体,却因为太浓烈而让人喘不过气。


中原中也就快在这个不应该发生的吻中迷失了。太宰治身上那种过于干净的气息让他在迷迷糊糊之中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有些不知所措了。


太宰治戒烟了。


Fin.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