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炸鱼。

猛鱼咕咕。

港口黑手党历任最年轻的干部大人果真是无愧于他的好名声。即便有个刚刚参加过一场巷战,还没来得及卸下消音器的温热枪口抵着他的额头,他也依然能面不改色地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仿佛在嘲讽这样的行为是有多愚蠢似的。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地握着那个可怜偷袭者的手腕往下挪了几寸,让枪口正好卡在他左下方两根肋骨间的位置:
“朝这儿开。”
他又俯下去一点身子,故意用嘴唇摩挲那个胆大包天妄图刺杀干部的傻蛋的耳廓,与他耳鬓厮磨喃喃低语,让这些所谓的生死攸关命悬一线的场景都好像只是爱人间奇怪趣味的调情手段:
“可别告诉我你不敢啊,中也。”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