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炸鱼。

猛鱼咕咕。

中原中也依稀记得好像确实有那么一个无聊的白痴给自己发过一条短信说他就要死了,毕竟这件事发生的频率就和高中三年级的学生每周考试的频率相差无几,所以他不以为意地又回复给他了一个“贺电。”,就接着忙自己的工作去了。

午夜的一通匿名电话让在大风大浪面前向来处变不惊的中原中也第一次掌心潮湿指尖发凉,只能握着左手无名指上套着的那枚素银戒指稳定心神。明知道这可能是哪位仇家设下的圈套,他还是单枪匹马地赴了约——为了一条不知道是死是活的倒霉青花鱼。

可眼前的景物实在太过熟悉,以至于让中原中也产生了某种错觉。那是他最狼狈的一战。他拼了最后能调动起来的力气才把刀插进了对面同样苟延残喘、掐着自己脖子的敌对组织首领的心脏。他自己也因此在ICU躺了几周,还被太宰治那个不知道去了哪里消遣的混蛋嘲笑了好长时间。可那个亲手被他杀死的人就站在太宰治的尸体旁边,好端端地站在他对面。这一切确实只是一场骗局。那位不知是人是鬼的首领怪笑着要让他今夜命丧于此。太宰治胸口泛着冷光的金属刀柄露了出来,晃花了中原中也的眼睛。

“污浊”全开让他觉得自己仿佛是受了腰斩,整个世界在瞬间坍缩塌陷分崩离析,伴随着似乎是齿轮咬合转动发出的巨大的隆隆声,坠落至无底深渊,灰飞烟灭。

中原中也醒了。他被太宰治紧紧搂在怀里,后背紧贴着他的胸膛,像是要把他整个人揉碎,融进那颗“扑通”跳动着的鲜活心脏里似的。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