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炸鱼。

猛鱼咕咕。

太宰治只是稍一倾身,就轻而易举地吻住了那张正喋喋不休的、永远也说不出什么好听话的刻薄嘴巴。那嘴唇苦涩,是烟草的味道,铁锈的味道,亦或是什么狗屁爱情的味道。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