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炸鱼。

猛鱼咕咕。

【双黑/太中】斑鸠,斑鸠

大晚上的我们换换心情???
交作业!!@一杯傻橙汁 
百字小作文练习描写
是刀子注意避雷
没错我就是这种人xx
顺便试图拉橙汁下水(????我错了我回去跪搓衣板?????
















河边浮着一具尸体。

那是一具男人的尸体。大概是他顺流而下的时候被这颗老柳树的树根绊住了,才得以像现在这样半搁浅在河滩上,随水波按照相同的频率进行着简单和谐的运动。

他受河水浸泡而有些浮肿发白但还不至于完全变形的脸显示出了他还不算太长的死亡时间,但就算仅凭他似乎完成了某样夙愿一般微微上扬的嘴角也能让我们毫不费力地推断出他生前的风流模样。领口和袖口下的绷带都已经完全散开了,露出了下面结了痂又被水浸泡得翻起了一层白边的大大小小的可怖伤疤。

细长的柳树叶子把清晨煎鸡蛋黄一样嫩香的阳光碎下来,不怎么均匀地撒在他浸了水而变成深鼠灰色的细条纹图案的麻质和服上。一只蓝色翎毛的白肚皮喜鹊踩着他头顶的一根树枝翘了一下尾巴。

仿佛是某种不可言说的奇妙缘分一般,发现这具尸体的第一目击者不是哪一位来遛鸟晨练的倒霉老大爷,而是那位在几年前被所有横滨市民眼熟的戴着价格不菲的定制帽子的橘发矮个子男人——虽然在四年前的某一天突然销声匿迹但仍保留在案的、通缉令上的要犯——中原中也。而眼前正泡在水里的这位,正是当年和他共称为“黑社会最凶恶二人组”的另外一个,他的前搭档太宰治。

那只喜鹊扑腾着翅膀飞走了,它踩过的那根树枝也仅仅是晃动几下就停止了。空气像凝固的大块琼脂,一丝风也没有,只剩下他皮鞋踩过去年留下的松软腐殖质带起的泥土碎末,与河滩淤泥一起在他鞋底边缘积起了厚厚一层,像条麻烦又恶心的黏糊糊的青花鱼似的。中原中也眯缝起眼睛,走近了想看看他的狼狈模样,迎接他的却是这样一副戳痛了他双眼的温柔笑意。

……

起风了,他脚边的水面上也装模作样地浮起了两个同心圆形状的细小波纹。

莫名其妙又突兀的,是他眼睛里进了粒沙子吧。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Lay me down on the bed of roses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