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炸鱼。

猛鱼咕咕。

【双黑/太中】活着

“我觉得中也劈腿了”

太宰治闷闷不乐地向Lupin新来的调酒师点了一大杯洗涤剂。

“中也大渣男。”

太宰治十分不爽地戳着织田作给他换的那杯加拿大冰酒里的那个球状冰块,把它摁下去又撤去手指看着它浮上来。他也觉得这样太没有意思,如此往复了两三次就泄愤一般地抓起那个可怜的玻璃杯子一饮而尽,重重一声砸在桌子上,又斟满相同的金黄酒液,向他的两位好友抱怨:

“你们没发现中也最近和他那个新来的部下搞得很火热吗?整天腻在一起,连出任务都没有我的份!!他到底是谁搭档!他到底是谁男朋友嘛!!”太宰治像个受了委屈终于得到了倾诉机会的孩子,情绪有些过于激动,又“咕咚”一声灌下去一大口白葡萄酒,差一点就这么完成了他的终极梦想。

中原中也最近确实是被首领安排了带新人的任务,但其过程绝对没有太宰治说得这么夸张。至于为什么不让他参与任务,因为太宰治一定会抢占尽所有的风头,新人当然需要锻炼机会嘛。

尽管织田作之助拍着他的后背给他顺气,坂口安吾让他冷静一下,又和他重复了一遍“中原君不是这样的人。”可太宰治还是要一意孤行,什么都听不进去。这才刚顺了一点气,又连着灌了两三杯下去。酒精似乎现在就麻痹了他的脑部神经,他一会儿嚷嚷着:“中也无情,中也残酷,中也无理取闹。”一会儿又嚷嚷着什么:“我迟早要把森鸥外那条老狐狸搞下去。”

最后还是坂口安吾给中原中也打了电话请他把太宰治带回家。大概也就过了十分钟二十分钟吧,就在太宰治控诉到第二轮终于支撑不住瘫在桌子上睡着了的那几分钟里,中原中也就走了进来。——是在门口听了好一会儿了。

这位港口黑手党的黑乌鸦明显是刚刚结束一场恶战,身上还残留着没散尽的硝烟和血腥气,看样子是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赶了过来。可太宰治却偏偏觉得他身上有什么安心气味似的,拉着他的胳膊就往他掌心里蹭。中原中也想把自己的胳膊从太宰治怀里拉出来,但拉出来一点就被太宰治追回去一点,无论如何也不肯松开。

他认命一般地叹了一口气,放弃了挣扎,用他被太宰治拉住胳膊还戴着手套的那只手摸了摸太宰治的脸颊,又像哄小孩子一样低头亲了一下他的额头,和他那只终于放开了自己胳膊的那只手十指相扣:“走了,太宰治。……我们回家。”




“中也,中也——”太宰治确实是喝多了,一米八几的人整个瘫在了小个子恋人的肩膀上,带着一身清甜的果酒味道凑过去吻他的耳垂,低低呼唤他的名字,像是要在月光下把那些碍于面子从未说出口的腻人情话全部都塞满他的心脏,随血液循环流向全身各处,即便死亡也无法消解一分一毫。

他说:“我……”











“我是你爸爸。”

Fin.






各位爸爸们节日快乐呀!(??)
感谢你们喜欢我这个沙雕xx

皮皮宰是本炸了(呸x)

评论(19)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