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炸鱼。

猛鱼咕咕。

【双黑/太中】请问您要来点麻辣兔头吗?

十分钟极速摸鱼。


“好辣……”

酒是红叶大姐出差带回来的中国白酒,上好的茅台。中原中也只当它是什么新奇制法的白葡萄酒,用高脚杯装了小半瓶,又以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猛灌了一大口下去,没把他呛出眼泪来才怪。

他这一副被酒精刺激得眼眶发红、流下眼泪的狼狈模样理所当然地被太宰治尽收眼底了。太宰治有些好奇,中原中也虽然酒量奇差,但从小到大也没看到过什么因为喝酒让他流下了眼泪的好风景。他下意识地拎起那个酒瓶子想要看看标签,不出意料地听到了身后那个人冷冷的警告:

“放下。”

太宰治的小孩子脾气一下子就被他激起来了。他故意把茅台瓶子举过头顶,弯了点腰吮吻掉小个子恋人左边脸颊上挂着的那串泪珠:“就不放——你要把我怎么样?”

中原中也整条舌头都被烈酒刺激得麻木了,食道还残留着被酒液灼烧后的感觉,刺激着胃部让他差点失了态打出一个酒嗝。他张了张嘴,十分艰难地才挤出了一个完整的句子:










“我、我打死你这个小兔宰治。”

Fin.


吃不到麻辣兔头明天中午去吃麻辣烫吧(?? @梅子晴时雨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