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炸鱼。

猛鱼咕咕。

【双黑/太中】夏天夏天还没过去

短打x










热死了。

中央空调彻底瘫痪了,修空调的师傅还要等两个小时才能到。窗子早就都打开了,溽热又潮湿的空气一找到机会就肆无忌惮地涌了进来,即使开了门也无济于事。空气像凝固的大块琼脂,压迫得人喘不上气。地板被灼热的阳光炙烤得发烫,巨大的落地窗让他们两个几乎是无路可退,只能在墙角的阴影里瘫成两团。

听说过买独栋别墅送泳池的,这送桑拿房还真是第一次见。

太宰治理所当然地叼走了冰箱冷冻柜里的最后一根雪糕。(因为中也早就忘了他买过他们了)冰啤一罐都没剩,这一点中原中也是知道的,所以当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家里那个只穿了条内裤又被逼着才套了一件敞怀衬衫的变态刚才晃晃悠悠地去厨房干了什么的时候,太宰治正美滋滋地吞掉了最后一口,心满意足地咂咂嘴,又对着垃圾桶投了一个漂亮的三分球。可惜没中。

中原中也被他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太热了。他连一根手指都懒得动。

不知道是被热气搅得昏了头,还是出于别的什么原因,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正故意对着他龇牙咧嘴的欠揍混蛋,似乎有点别的什么用处。

中原中也还没来得及阻止自己的疯狂念头,他的同居恋人就心照不宣一般地蹭了过来,给了他一个带着挑衅意味和狡黠笑意的眼神。

太宰治的嘴唇和想象中的一样舒适,带着点他最喜欢的水果香气和奶油融化后的甜腻味道,让他几乎是无法自拔地陷入了这个甜蜜陷阱里,控制不住地深入一点,再深入一点,却依然不能得到满足,要把他逼疯,最后只好在他狡猾同居者的诱导之下彻底沦陷。舌尖的温度降下去一点,又在一次又一次的喘息和唾液交换中缓慢升上来,在他脸颊上留下了清晰可察的痕迹。缺氧让他过早把主导权交了出去,又迷迷糊糊地被人摁在墙上亲了好几次。

中原中也把自己当做一条死青花鱼,假装听不见那个正啃咬着自己耳垂的不要脸的家伙在自己耳边说“是中也你先贴上来的。”

……

啧。

好像更热了。

Fin.




我以后再也不说大连凉快了。
死了。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