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炸鱼。

猛鱼咕咕。

【双黑/太中】爱情废柴

凉快小故事。
双黑






下雪了。

太宰治本来可以剥上一个冰冰凉凉的橘子,然后在他那个暖烘烘的被炉里舒舒服服地睡上一天,却被傍晚的一个紧急委托扰了清梦。那种被碾成土豆泥一样的尸体一看就是出自港口黑手党那条怪力蛞蝓的手笔。他把自己在那件略显单薄的风衣里裹得紧了一点,缩在厚实的围巾下面打了一个喷嚏。

绝对是那个暴力矮子又在骂他了。太宰治吸了一下鼻子,不甘示弱地在心里咒骂回去。

他有多久没见过中原中也了?不长也不短。两年零三个月二十一天。

起风了,倒没有他想象中的那种更浓的寒意。只是细小的雪花急促又密集,一股脑儿地全都扑在他脸上,砸得他睁不开眼睛,只能勉强看清楚街角溢出来的一大团暖橙色的灯光。那是一个小酒馆,让他几乎是别无选择地走了过去。

仿佛某部迪士尼童话电影一般,他们就这样相遇了。中原中也这个时候还没有注意到他。他是那家小酒馆驻唱乐队的主唱。

太宰治最终还是没有推开那扇门,隔音良好的墙壁把他和风雪与里面喧闹的人群隔了一个彻底。太宰治只是远远地看着他,看着他换了一顶但品味依旧很差的帽子,他闭上的眼睛,他的嘴唇,他的鼻梁,还有暖橙色的灯光在他颜色相近的发尾上晃出的淡金色光晕。太宰治突然很想吻他,,看看他永远学不会在接吻的时候闭上的融了碎冰似的漂亮眼睛,想再尝一尝与他柔软唇舌毫不相符的苦涩味道。也许那就是他们那段荒谬爱情的味道。

中场休息,中原中也靠在吧台上喝着一杯加了薄荷的柠檬水润润嗓子。给他递水的酒保小哥冲他指了指一扇玻璃窗子:“哎,中原先生,你看那里!”玻璃窗上留着一大团雾气,中间让他看得见外面雪景的部分是他的名字,谁也不知道写字的人对着镜子练习了多少遍,反正他毫不意外地在旁边看见了太宰治那张欠揍的脸。

不知道是不是氤氲的水汽带给他的错觉,太宰治的眼睛里似乎蒙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柔情蜜意,不过那也只是转瞬即逝罢了。他在中原中也名字下面的玻璃上轻轻呵了一口气,添了三个字上去:


















“大傻逼。”

Fin.

@(۶๑˃̵ᴗ˂̵)۶ 森佑佑说夏天看双黑雪天约会一定很凉快
(虽然这并不是约会xx

评论(5)

热度(51)